<label id="2qerk"><track id="2qerk"><tt id="2qerk"></tt></track></label>
<em id="2qerk"><strike id="2qerk"><u id="2qerk"></u></strike></em>
  • <strong id="2qerk"></strong>

    <rp id="2qerk"><span id="2qerk"></span></rp>

    1. 所在位置:首頁(yè) > 新聞廉播 > 正文

      《中國紀檢監察報》:情懷丨用愛(ài)心點(diǎn)亮希望

      作者:曹麗萍 鄒紹梅
      來(lái)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
      摘要:今年三八婦女節前夕,全國婦聯(lián)公布了全國三八紅旗手名單,廣西壯族自治區荔浦市特殊教育學(xué)校黨支部書(shū)記、校長(cháng)熊碧芳名列其中。消息傳來(lái),荔浦特校的老師和孩子們歡欣鼓舞。

        今年三八婦女節前夕,全國婦聯(lián)公布了全國三八紅旗手名單,廣西壯族自治區荔浦市特殊教育學(xué)校黨支部書(shū)記、校長(cháng)熊碧芳名列其中。消息傳來(lái),荔浦特校的老師和孩子們歡欣鼓舞。

        從事特殊教育25年,熊碧芳用愛(ài)心和堅守為特殊孩子們托起人生和夢(mèng)想。她既是校長(cháng),也是教學(xué)能手,還是持有國家二級心理咨詢(xún)師職業(yè)資格證的心理輔導師,她將社會(huì )實(shí)踐、家庭生活模擬引進(jìn)校園,創(chuàng )新“康教結合”“職特融合”辦學(xué)模式,把荔浦市特殊教育學(xué)校發(fā)展為廣西縣級特教名校。由于工作成績(jì)突出,熊碧芳獲得了中國好人、全國最美教師、全國特教園丁獎、廣西勤廉先進(jìn)個(gè)人等70多項榮譽(yù)。

        1999年,荔浦縣(2018年撤縣設市)教育局籌備創(chuàng )辦一所特殊教育學(xué)校,到桂林民族師范學(xué)校招老師,特師專(zhuān)業(yè)的熊碧芳由此來(lái)到了荔浦。荔浦特校辦學(xué)之初并沒(méi)有校舍,只能借用黃寨小學(xué)的教室辦班。1擔水桶、15套桌椅、1塊黑板便是學(xué)校的全部家當。

        相比于教學(xué)環(huán)境的簡(jiǎn)陋,沒(méi)有生源則是荔浦特校面臨的更大困難。在很多家長(cháng)的觀(guān)念里,身體有缺陷的孩子,沒(méi)有必要上學(xué)。熊碧芳一次又一次上門(mén)做思想工作,苦口婆心地告訴他們讓孩子接受教育、掌握勞動(dòng)技能的重要意義。她的真誠打動(dòng)了家長(cháng)們,荔浦特校招來(lái)了第一批學(xué)生——9個(gè)聾孩子。

        為了讓這些孩子盡快熟悉學(xué)習、生活的環(huán)境,熊碧芳手拉手地帶著(zhù)他們認識食堂、廁所和宿舍,教他們學(xué)習穿衣、穿鞋、穿襪,教他們學(xué)手語(yǔ)。由于生活老師不懂手語(yǔ),熊碧芳和其他老師還主動(dòng)承擔了教育教學(xué)和生活管理的“雙重任務(wù)”。剛入學(xué)的孩子晚上哭鬧著(zhù)不肯睡覺(jué),熊碧芳就抱著(zhù)他們在操場(chǎng)上走,哄他們入睡。

        后來(lái),腦癱患兒小濤被送到了荔浦特校。由于身體缺陷,8歲的小濤還不會(huì )行走,生活起居存在重重困難。熊碧芳像媽媽一樣,幫他穿衣、吃飯、如廁,每天課間都帶他到操場(chǎng)學(xué)習走路。一次走30米、50米、100米……在熊碧芳的鼓勵和引導下,小濤忍痛嘗試,反復練習,經(jīng)過(guò)大半年的訓練,終于學(xué)會(huì )了走路。“孩子幾個(gè)月大時(shí)被診斷為腦癱,此后我帶著(zhù)他四處求醫問(wèn)藥,但是收效甚微,沒(méi)想到是熊老師讓他邁出了寶貴的‘人生第一步’。”小濤的爸爸感激地說(shuō)。

        2003年9月,一場(chǎng)突如其來(lái)的洪水席卷了荔浦特校僅有的幾間棉瓦房,十幾個(gè)孩子被泡在了洪水中,警察和在校老師經(jīng)過(guò)艱苦奮戰才將孩子們安全轉移。已經(jīng)升任荔浦特校校長(cháng)的熊碧芳通知家長(cháng)來(lái)接孩子們時(shí),一位家長(cháng)開(kāi)玩笑地說(shuō):“洪水要是再漲大點(diǎn),把學(xué)校的圍墻沖垮了,我們以后就不用再接孩子了。”

        聽(tīng)著(zhù)這樣的“玩笑話(huà)”,熊碧芳心里五味雜陳。孩子降臨本該是一個(gè)家庭最幸福的事,然而身體有缺陷的孩子卻帶給了父母沉重的負擔。“那時(shí),我就下決心要把特校辦好,讓這些殘疾的孩子和他們的家長(cháng)都看到生活的希望。”熊碧芳說(shuō),即使孩子們身體有殘疾,也要盡可能自理、自立以至融入社會(huì )。秉持“立德、扶志、強技”的辦學(xué)理念,她逐漸闖出一條融合發(fā)展的特教新路。

        2006年,熊碧芳到香港考察學(xué)習,發(fā)現香港教師經(jīng)常采用實(shí)踐教學(xué)法,將特殊孩子帶到社會(huì )大課堂中去體驗和歷練。受香港特校的啟發(fā),她也大膽地帶著(zhù)孩子們走出校門(mén),去超市,入公園,進(jìn)工廠(chǎng),用社會(huì )實(shí)踐活動(dòng)激發(fā)特殊孩子們的學(xué)習興趣。

        “這些孩子有的聽(tīng)不見(jiàn)聲音,有的智力缺陷,你把他們帶出去會(huì )有很大的風(fēng)險,萬(wàn)一出事誰(shuí)擔責?”在嘗試新的教學(xué)模式過(guò)程中,有人提出質(zhì)疑,行政主管部門(mén)又沒(méi)有給學(xué)校提任務(wù)要求,何必給自己找事兒?熊碧芳回應道:“如果總想著(zhù)規避風(fēng)險,那肯定是干不成事情的。”

        為了讓特殊孩子更好地融入社會(huì ),熊碧芳不僅建立了校內職業(yè)技能實(shí)訓基地,還與職業(yè)學(xué)校、企業(yè)合作辦學(xué)搭建了10個(gè)校外實(shí)訓基地,為學(xué)生實(shí)習和就業(yè)打開(kāi)門(mén)路。

        “健全孩子就業(yè)都難,聽(tīng)力、智力有障礙的孩子,他們的就業(yè)成功率能有多高?”自從特校發(fā)展職業(yè)教育以來(lái),熊碧芳一直伴隨著(zhù)這樣的質(zhì)疑。她經(jīng)常跟老師們說(shuō):“我們要跳出校園的圈,想盡辦法向社會(huì )借力。”為了讓特校的孩子找到合適的工作,熊碧芳到處跑企業(yè)談合作。市里大大小小的企業(yè)被她跑遍了,可收獲的經(jīng)常是冷遇和門(mén)衛無(wú)理的謾罵。熊碧芳說(shuō):“如果是為了我自己的孩子找工作,我肯定受不了那樣的氣,但為了學(xué)生前途,不管多難我都必須堅持。”

        有一次,為了見(jiàn)一家衣架企業(yè)老板,熊碧芳連續四五天在企業(yè)大門(mén)口蹲守。一看到老板出門(mén),她便迫不及待地上前為學(xué)生爭取就業(yè)機會(huì ):“即使有一定的身體缺陷,我們的孩子是可以做衣架的。如果您給了機會(huì ),孩子們確實(shí)做不好,我絕不會(huì )再來(lái)打擾您。”熊碧芳的真誠打動(dòng)了這名老板,最終得到了把衣架配件領(lǐng)回學(xué)校加工的機會(huì )。在她堅持不懈的努力下,漸漸地也有企業(yè)愿意接收特校的學(xué)生就業(yè)。

        現在,除了“衣架之都”的產(chǎn)業(yè)福利,特校還與家政服務(wù)、農產(chǎn)品加工等十幾家企業(yè)建立了合作關(guān)系,打造了衣架和非遺工藝品加工、汽車(chē)洗護、客房服務(wù)等多個(gè)校內外職業(yè)技能實(shí)訓基地。與此同時(shí),熊碧芳帶領(lǐng)學(xué)校教師開(kāi)發(fā)適合特殊學(xué)生的職業(yè)教育課程,將特殊教育與職業(yè)教育有效融合,教學(xué)成果獲得了廣西基礎教育教學(xué)成果獎一等獎。建校以來(lái),該校已有6名聾生考上大學(xué),80多名學(xué)生畢業(yè)后順利就業(yè)。

      桂林:專(zhuān)項監督守護綠水青山
      桂林:豐富載體推進(jìn)清廉機關(guān)建設
      清廉桂林
      清廉桂林 微信
      清廉桂林 官方微博
      ^返回頂部^
      国产精品 第一页,国产精品 精品国内自产拍,国产精品 久久久,国产精品 久久久影视,国产精品 猎奇